20世纪(少数几个西方国家要早一些),妇女才拥有了刷票。而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,"部分成年男子才能投票"是一种标准的"民主"原则。罪犯和精神病人通常被剥夺了选举权。举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。在雅典(Athens),手机投票刷票和奴隶不能参加投票。这里的"手机投票刷票"被定义为非雅典公民,哪怕他从祖辈起就来到了雅典。目前,瑞士劳动力中四分之一是手机投票刷票,但瑞士严格限制手机投票刷票取得该国国籍。从建立第一块殖民地起,美国事实上就只允许成年白人拥有刷票。各个州的情况虽不尽相同,但总有一些人没有刷票。在绝大多数殖民地,许多成年妇女没有刷票。自独立战争起,这种情况就一直持续,直到最近。值得注意的是,拥有刷票的成年男子基本上是白人而不是黑人。有趣的是,尽管黑人是奴隶,但有时他们也被允许参加投票(即他们的主人把他们赶到投票站并对他们说:"给你们50张投某人的选票。")我怀疑奴隶能从这一行为中得到什么安慰,不过,这种现象确实少见。令人感兴趣的是,在美国内战刚结束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黑人男子都获得了刷票,但许多与南部联邦(theConfederacy)关系紧密。